恒峰娱乐g22在线官方

欢迎你的到来!

恒峰娱乐g22在线官方

比起我们周遭发生的几乎无日无之的性侵犯、性

时间:2018-08-05 06:0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

  随着性骚扰、性侵案件的讨论持续,更多真实经历被公布,更多反性侵的呐喊与浪潮出现,更多理性的态度和呼吁发声,其中当然也不乏愤怒。

  在当下仍然以男权为主导的社会里,遭遇了被侵犯经历的女性,反而要忍受来自舆论的“定罪”,反而要被社会的“耻辱观”羞辱,甚至要忍受“是否是真实经历”的质疑以及“炒作”的恶意揣测。

  这期《八分》,道长就认真谈论了围绕性骚扰、性侵案件所展开的社会话题,你将听到道长对以下问题的态度和解答——

  尽管话题有些沉重,但沉默、隐忍以及对性骚扰的轻率处理,只不过是为侵犯行径继续提供温床,相信只有我们公开的探讨、勇敢的指正、对问题的直视,才能让更多人避免受到伤害。

  更重要的是,这次对性骚扰的热议和“集体呼救”,不仅仅是对女性权益的一次正视与保护,更是对每一个人权利的保障。

  沉重是因为这个话题本来让人沉重,尴尬则是因为它牵涉到了一些我认识的人,无论是受害人或者被指控为侵犯者的人,都包含一些我熟悉,甚至尊敬的朋友。

  其中最常见的一个讲法,而且主要出自男性,就是追问,在今天这场席卷全球的MeToo运动里提出控诉的这些女孩子,“你们当时遇到各种问题,让你不快的这些侵犯事件,你其实可以反抗啊!这很简单嘛,你不反抗,你站起来走出去都行啊,而且说不定身边当时很多熟人,人家也要顾面子,那你怕什么,你说出来人家不就完蛋了吗?”

  随后又要追问,“为什么事隔这么多年你都不表达,现在看到有这样一个热潮来了,都在网上举报了,你才参与进去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  我认为,会说出这种话,恰恰说明了,我们平常,尤其是男性,对于性侵犯这件事情是多么的掉以轻心,对它的存在是多么的陌生。

  如果我们查看一下世界各国的统计和调查,就会发现性侵犯其实已经是今天全球社会里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。

  这么普遍的事情,在我们周遭存在,为什么许多男性却会觉得它并不那么重要,或者对它毫不理解,由此说出刚才那些话呢?这可能正是因为我们平时对性骚扰、性侵犯没有太在意。

  首先,很多时候正是因为被侵犯的女孩是在一个熟人圈子里,侵犯她的人或者骚扰她的人正好就是熟人中的某个人,她更是格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的,因为大家都还在同一个圈子里面,日后如何相处呢?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性侵犯案件里,那些侵犯者往往都是被害者的亲人、朋友或者师长的原因,而不是暗夜之中某个陌生街角后窜出来的一个色狼。

  更重要的一点,恰恰因为你觉得大家都在同一个圈子里,都是互相认识的人,甚至是朋友,于是很多受害者不太敢肯定被侵犯的那一刹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——

  也就是说,我们日常生活中对待性骚扰往往采取避之不谈的态度,很多人对性骚扰的认知模糊,也很难划一条清晰的界限判定是否已经是性骚扰,所以很多女孩会在这个时候无措。

  那是因为,当MeToo运动出来之后,当那么多性骚扰案被揭发出来之后,很多女性才终于能够确认,当年原来他果然是在性骚扰我,因为他对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,而且有些人的经验比我所经历的还要不适和可怕。

  一个例子,就是来自去年轰动华文世界的一本小说——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它是台湾作家林奕含的第一本小说,也是她最后一本,因为就在这本书出版之后没多久,林奕含已经不幸自杀。

  这本书之所以如此轰动,就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它很大程度上映射了林奕含所经历过的遭遇,也就使得她产生精神困扰,使得她到最后也解决不了问题,要采取结束自己生命的方法,这样一段经历。

  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讲述的就是一位少女被性骚扰、性侵犯的故事,而且是一次长达好几年的侵犯。侵犯她的是谁呢?就是她曾经非常崇拜、非常仰慕的一个补习班教中文的老师。

  这个老师看起来道貌岸然,非常有才华,非常博学多才,女孩子很自然的会去仰慕他、崇拜他,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个老师居然会强暴她,而被强暴之后这个老师还要有一番解说,解说完全也是花言巧语,他是这么说的:

  你不要生我的气,你是读过书的人啊,应该知道美丽是不属于自己的,你那么美,但总也不可能属于全部的人,那只好属于我了,你知道吗?

  你是我的,你喜欢老师,老师喜欢你,我们没有做不对的事情啊,这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做的最极致的事情,你不可以生我的气哦。”

  你读这段话,他里面最狡猾的部分是什么?他不是说我没有做不对的事情,不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。他用的词是“我们没有做不对的事情,这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能做的最极致的事情。”

  很多女孩子被侵犯,被强暴之后,她第一个产生的情绪可能是羞愧、羞辱,第二却是自责,明明她是受害者,为什么会责怪自己?

  小说中的李老师正是利用这一点,将责任推到了房思琪身上,“这事不是我做错了,是我们一起做,我们一起做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对。”他这样“解释”。

  但房思琪仍然会觉得这个伤害太过巨大,她该怎么去处理它呢?于是她这么想,她说:“我们都最崇拜老师,我们说长大了要找老师那样的丈夫,我们玩笑开大了会说真希望老师就是丈夫,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。”

  解决她痛苦的道路,她想到的是什么呢?“我不能只喜欢老师,我还要爱上他,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,不是吗?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,我要爱老师,否则我太痛苦了。”

  一袭香槟色刺绣深V连衣裙,完美地将端庄典雅气质与性感迷人气息集其一身,深V的设计大秀性感诱人双峰,裙子上的刺绣更增添了几许清新古典范儿。

  她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,居然像一个被绑架的人质患上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一样,要去维护这个老师,逼迫自己爱上他、同情他。

  这种复杂的、曲折的心理,我想大部分的男性,尤其是侵犯过人家的男性,是不会那么容易了解、理解的。

  你根本不知道你对人家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,你不知道我们所主导的这个社会,为什么会让女孩子有这么奇怪,在你看来甚至很不可思议、很不合理的想法。

  有些人会问,这些女孩子,假设她当时反抗了,张扬了,为什么她们不下一步找警察解决呢?可以诉诸法律对不对?

  很不幸的是,在我们这个社会底下,由于大家平常太不把性侵犯当成一个严重的问题,有时就算到一些司法部门、公检部门控诉,他们也很容易会把这些事情大事化小、小事化无。

  而且,通常这些去勇敢举报的人,还要面对一回二次伤害,因为受害者等于要在对方的盘问探寻底下,把自己的整个受侵犯经历,从头到尾再用自己的语言重温一次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

  这些本身你即使面对周遭熟悉的朋友亲人,都不一定有勇气去提及的事,要如何对着一个陌生的警察,拿着笔记本在你面前冷冰冰地记录这些事呢?

  就在前几天,一位香港拍网剧的女导演在海南工作的时候,晚上睡在她隔壁房的一个男人居然爬到她的房间企图对她实施强奸。据报道,那位男性是一家航空公司正在培训中的一个飞行员。

  结果这位女导演奋力反抗,终于打跑了这个男的,第二天她在朋友的陪同下向警方报案,然而警方居然劝她“别搞这么多事了”,甚至跟她说,如果你真要告这个人的话,我们也要检控你。检控什么呢?检控这位女导演把人家打伤了,这是伤人。

  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的经验,这种例子的确有,但相比起被这场运动揭发出来的真实案件,发生误伤、恶意中伤的事例占比实在小太多了,比起我们周遭发生的几乎无日无之的性侵犯、性骚扰案件,这种所谓的误伤所占的比例就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  它其实也是非常不容易的,在我们这么一个对女性极不友善、对她们以前或现在被侵犯的经验里,很压抑、很沉默的一个环境里,终于能够打开一个出口,总算能让她们喘一口气,能够对整个社会呼救,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该听到她们的声音?

  因为前一阵子大家还在热议疫苗问题,疫苗这样一个严重的社会结构、制度上的问题,一下就被转移到“性骚扰”上了。

  我想说的是,这些性骚扰案件,其实并不只是发生在公益圈领袖、自由派知识分子身上,它其实发生在各行各业、各个阶层,它是一个普遍问题。

  它之所以普遍,恰恰是因为它也是一种社会权力结构分配的问题,是一个男女之间权力结构分配的问题,为什么这个问题,就不比疫苗的问题严重或者至少同等重要呢?

  有些人也许会说,今天这个问题揭发出来,好象只是发生在某些人身上,但是被性骚扰绝不只是属于某个圈子的一种专利,大家千万不要这么去想。

  我们应该透过MeToo这样的运动,重新检视我们的社会,为什么能够为性骚扰、性侵犯提供这样一个温床,这难道背后不是一个结构的问题吗?


(责任编辑:admin)